• <dfn id="dr9eg3"></dfn><kbd id="dr9eg3"></kbd><tbody id="dr9eg3"></tbody><font id="dr9eg3"></font>
    1. <dt id="hexvcs"><pre id="hexvcs"></pre><ul id="hexvcs"></ul><span id="hexvcs"></span><optgroup id="hexvcs"></optgroup></dt><ol id="hexvcs"><tr id="hexvcs"></tr><blockquote id="hexvcs"></blockquote><tbody id="hexvcs"></tbody></ol><u id="hexvcs"><th id="hexvcs"></th><big id="hexvcs"></big><li id="hexvcs"></li><div id="hexvcs"></div></u><tt id="hexvcs"><ol id="hexvcs"></ol><dt id="hexvcs"></dt><div id="hexvcs"></div></tt>
    2. 當前位置:首頁->産品說明->正文

      想要去一個鳥欲花香的地方,去享受那份清幽與甯靜

       獨處一隅,用逝去的年華,抒寫生命的篇章,墨迹潑灑間怎訴心語萬千?是誰在光陰深處獨自呢喃,欲語還休,欲語還休,耳邊仿佛又聽見漁女歌聲:“江南可采蓮,蓮葉何田田,魚戲蓮葉間,魚戲蓮葉東,魚戲蓮葉西,魚戲蓮葉南,魚戲蓮葉北。”

      拂曉時分的露珠滴在蓮花瓣上,驚醒了清蓮的一場塵夢,也許前世的凱利加速器,就是佛前的一朵清蓮,當一滴眼淚輕輕滑過臉頰,我就頓悟了,朦胧中,仿佛飄在煙雨中,化爲碧波中的一朵蓮,盛開在溫柔的湖面,只爲前世的一段因果,今生的一場宿命。

      也許今生的相聚,只爲還你前生的一世等待,當蓮的生命枯萎的時候,留下一顆青青的蓮子。也許我今生的來,只因爲那滴淚,擾亂了你平靜的心湖,只是,當所有美麗結束的時候,你能否讀懂我的蓮心蓮語。我皈依在佛前,靜靜地參悟。

      一世紅塵,我在風雨中獨自前行,任憑風雨泥濘了我的身軀,不會汙染我朝聖的靈魂,光陰漸去,心似蓮花開,淡淡一縷香,飄在輪回的宿命中,這一生,這一世,只願質本潔來還潔去,任憑世事滄桑,只願一顆初心不變,在歲月裏怡然生香。

      人生一世當如蓮,清淨素雅,不汙不垢,淡看浮華,笑對紅塵。願這一生,都似一朵清蓮,無爭無求,靜靜的守在輪回的渡口,婉約細致,從容綻放。在心裏種下一朵蓮,獨自潔淨,純潔似雪,蓮心若夢,蓮語多情,守一方淨土寂靜開放。

      只願做一朵清澈的蓮,樸實自然,淡忘那些歲月裏的憂傷,獨自在心湖郁郁生香。真正的美麗,不是嬌豔的容顔,不是款款細語,而是綻放的心靈。真正的美麗不會被外界左右,心如蓮花,人生才會一路芬芳,蓮的心,蓮的夢,不爲紅塵所住。

      蓮,在生命之初,花蕊初綻,擁有幾多清新。蓮,盛開之時,不修不飾,清香出塵,恬淡自然。蓮,即使芳華不再,也要留下一份瘦骨,傲立在人間。花開一季,一季輪回,不管前路如何艱辛,只是一路清香前行,留下一份清白在天地之間。

      如果人的一生能活出蓮的姿態,不管是風雨交加,還是晨曦初綻,懷一顆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心態,搖曳在紅塵中,與世俗境界中,不驚不擾,無憂無懼,安之若素,笑對浮生繁華,淡看一世滄桑,一颦一笑清淨自在,心是蓮花開,何處不是極樂。

      可曾記得,古風河畔,素手相握,句句暖人心,執手想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,唯有聲聲續,千語記得鴻雁過,帶來家書抵萬金。信箋流轉九天,帶起一陣聲淚,留下千般感慨,包含萬種深情。
        放飛信箋,追憶曾經楊柳依依,烽火揚州路。當晨鍾暮鼓、驿站傳書給我們帶來久遠的回憶起,讓我想到了一只白鴿,煽動潔白的翅膀,帶著一紙書信,飛遍西風古道。張籍將自己的感情溶于《秋思》”複恐匆匆說不盡,行人臨發又開封。”,將自己欲寫家書描繪的淋漓盡致,可見,古時的信箋不僅是一種消息的傳遞,更是一種情感的表達。權謀之士將自己的謀略通過信箋傳至萬裏;失意之人將自己的雄才報負通過信箋寄給賞識之人;漂泊路人將自己的孤寂寥落通過信箋寄給那頭紅妝。這是信箋的力量,更是文化的傳承。
        放飛信箋,懷念曾經海峽兩岸,情築江河。當驿站傳書驚起浪花兩岸,一陣鄉愁躍然紙上,更飄蕩在空氣中,濕漉漉的還有遙遠的路途上的塵土的氣息。伴隨著信箋而生的,還有那充滿寓意的小小的郵票,余光中的詩歌不知可曾記得,語調輕輕,耐人尋味,長大後,只能用一只小小的郵票,覆上薄薄的信封,將心中的慰問與關心,輕輕吐露。信箋也許代表的更多,讓人更加觸動,更加神傷,因爲它足夠簡單,足夠標點最真摯的感情。
        放飛信箋,與現代科技相結合。時代的發展,要求我們革新舊的生活方式,包括放棄寫信,這使老人無法適應。也許信息技術的發展,加快的信息傳遞的速度,使得世界更好的連接成爲一個整體,它的好處有很多,多的讓我們忽略了最簡單的內容,它抵不過一紙家書,抵不過真摯的感情。因爲習慣了快節奏的生活讓我們寥寥數語便挂斷了電話,電話那頭還有年邁的呼喊被我們忘卻。因爲習慣了直白的話語,而忘卻了最真摯語氣,讓電話那頭心裏冰冷。也許發展固然重要,卻也要分情況,偶爾閑暇,那是筆杆,寫一封書信,寄給遠方的人們,至少那情誼還很深。
        放飛信箋,凱利加速器們會挽留住很多那些悄然逝去的人與物,留下一池春水清明,桃瓣滿地。

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2001